早期鋼琴演奏者的一天

 

通過瞭解與曲目同年代的樂器,一定能夠加深對曲目的理解與感受~

汪月含/文


這其實是一篇並沒有什麼用的說明文。因為,相較於現代鋼琴(Modern Piano)來說,現實生活中能接觸到早期鋼琴(Fortepiano)的人其實很少,更少的人會需要親自去維護與修理一台早期鋼琴。但不得不說,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或者說,這是一種和現代鋼琴演奏者不一樣的「生活」方式。這篇文章將描述一個早期鋼琴演奏者的「木工」日常。

最初,因為知道早期鍵盤樂器(Early Keybaords,無論是Clavichord,Harpsichord,還是Fortepiano)不像現代鋼琴那樣穩定,半年調律一次就夠練琴用的了,它們需要經常調音,類似於一週一次甚至一兩天一次這種,所以我急急忙忙在畢業前去學調律。哪知道就此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我以為我需要掌握的只是調律這一件事,結果我太天真了,作為一個早期鍵盤樂器的演奏者,還必須要學會樂器的基礎維護與修理,尤其是我待在近乎「孤立無援」的國內。畢竟,一季一次大調整,一月一次小調整,日常處理處理小問題什麼的,總不能每回都靠別人啊!

圖1

圖1

這裡一定得說明一下,所謂「調整」與「修理」,並不是因為樂器質量有問題,而是早期鍵盤樂器由於其特殊的構造,導致它十分敏感。周圍環境的溫度濕度,尤其是濕度,哪怕有一點點變化,樂器都能感受到。簡單來說,樂器或變好,或變壞,這就得想辦法去應對。毫不誇張地說,我的琴有個濕度臨界點,濕度在40%還好好的,每次只要一降到39%,小毛病就開始了…… 

圖2

圖2

Fortepiano,這個名字節選於當年對這種新型樂器的一段特別長的稱呼。Forte,強;Piano,弱。相對於當時撥弦發聲的Harpsichord(羽管鍵琴,大鍵琴)來說,這是一種能奏出明顯強弱變化,尤其是漸強漸弱變化,由榔頭擊打琴弦發聲的新型鍵盤樂器。其基本原理和今天的鋼琴很像了,現代鋼琴就是在Fortepiano的基礎上,發展演變而來的,所以中文裡我們把這種樂器譯為「早期鋼琴」。其實外文的名稱也不止Fortepiano一個,還可以是Pianoforte,當年也可以分開寫為Forte Piano,Piano Forte。

圖3

圖3

文中所有配圖「模型」都是同一台琴,是一台1805年Walter的複制品,維也納式擊弦機,在2017年由製琴師McNulty先生製作完成。Walter是當年製琴師的名字。今天我們區分不同的早期鋼琴,一般是用製琴師的名字加上年代。想想不過也就一百多年的時間啊:從1700年之前,Cristofori成功製造出這種樂器;然後暫時沈寂;到1760s開始爆發並不斷地被發展變化;直到19世紀下半葉現代鋼琴的構造出現,並在20世紀慢慢成為固定模式。這其間,從外觀到擊弦機構造,材料以及審美等,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圖片中就能看出,這台早期鋼琴的構造和現代鋼琴是天壤之別。

具體的樂器發展歷史本文暫時先不講,畢竟那是能寫成一本書的內容量…… 對於早期鍵盤樂器、早期鋼琴的中文介紹和資料,其實網上能搜到一些,其中不乏專業度高的好文章,但好像還沒有帶著照片介紹內部結構的,所以正好藉著介紹「木工日常」的機會,也可以打開鋼琴,和大家一起簡單看看有意思的1805年維也納式擊弦機鋼琴。

(編者註﹕1780年代,古鋼琴製造有兩個學派:維也納和英國。維也納鋼琴較輕,機構較簡單。莫扎特當時便被維也納人所稱的這種“既響亮又柔和的大鍵琴”鋼琴迷住了,相對於傳統大鍵琴呈現的精確度,鋼琴能更達到演奏者的期待的音響效果。1777年莫扎特寫給父親的信上,讚賞Johann Andreas Stein所製的鋼琴。兩者構造參考如圖。其後貝多芬則喜歡音響效果更強烈的英國Broadwood所製的鋼琴,後者構造被視為現代鋼琴先驅。資料來源﹕https://www.merriammusic.com/pianos/acoustic-pianos/history-of-the-piano/ ; https://www.yamaha.com/en/musical_instrument_guide/piano/structure/structure002.html

圖4

圖4

這是把整個鍵盤從琴裡取出來的樣子。要想對琴進行維護,必須把整個鍵盤拿出來。這張照片裡,其實已經能清晰地看見很多不一樣的地方了。比如音域、琴鍵大小、擊弦機,包括榔頭的大小。前文有一張帶了琴弦的照片,相對於現代鋼琴來說,這個時期的早期鋼琴,琴弦相當的細。所以相對應,琴槌整體也就小很多。

圖5

圖5

圖裡的對比非常明顯,琴槌不僅整體小,高音區比低音區的琴槌更是迷你得多。照片裡有一個黑色的,被鑲進木頭裡的鉛塊,是用來調整琴鍵重量的。

在日常的樂器維護(Regulation)中,最重要的步驟之一,就是檢查Capsule的鬆緊度。保證琴槌可以自由活動就好,太鬆或者太緊都不行。琴被彈得多了,這裡是最常需要調整的部分。

圖6

圖6

圖7

圖7

圖8

圖8

Capsule就是那個黃色的U型金屬。要想把整個琴槌從Capsule上取下來,得非常小心。兩者的接觸點,只有那兩個金屬的軸心。這裡就需要用到下圖中的工具。

圖9

圖9

這個工具和我們一般的鉗子開合方向正好相反。手往裡握,前端會打開而不是合攏,這樣就可以把Capsule撐開,從而取出琴槌。

其實在前面的照片中,大家還能看見榔頭上的壓痕。這是由於長時間地練習導致的,琴弦在榔頭的皮革上壓出的痕跡,這一點倒是和現代鋼琴一樣。去除壓痕或者更換榔頭上皮革的材質,可以改變琴的音色(Voicing)。

下一步還需要檢查擒縱(Escapement)結構中彈簧的鬆緊度。

(編者註﹕”擒縱”擊弦機制利用槓桿機轉,使音鍵持續按下時,琴槌可以立即從弦上反彈,不至於因緊靠琴弦停止振動。改變了演奏者彈奏方式,可以彈出很輕或很響亮的音;而”制音器”則又使輕盈易彈動的琴槌不會回敲第二次~海頓、莫札特貝多芬就是為這種鋼琴寫曲)

pianoforte.jpg
圖10

圖10

圖 11 測量彈簧的小工具特別好玩!

圖 11 測量彈簧的小工具特別好玩!

圖 12

圖 12

嘗試用撥針去撥動,看看用多少克重量的時候,彈簧可以動。

彈簧其實不太容易出現問題,但是下面這項,基本上一換季就得及時調整。

圖 13

圖 13

這個檢查的是琴槌與琴弦之間的距離。當輕輕地把琴鍵按下去,不發出聲音,看琴槌掉落瞬間前,與琴弦的最短距離是多少。彈琴的人會知道,這個對手感的影響非常大。演奏中莫名其妙地漏音或者手感太硬,都和這個有關。而要想調整這個距離,就要調整這個隱藏著的小螺絲。

圖14

圖14

這事說起來容易,但是真要做起來特別麻煩。眼睛得死死地盯緊琴弦不說,主要是很難找到這個小螺絲。

圖15

圖15

要想能看見琴槌和琴弦之間的距離,只能把鍵盤完全放回琴身裡。而大家從文章第四張照片裡也能看見,從鍵盤到螺絲的距離非常遠,關鍵是還看不見它,只能靠著手感去找......

再說說制音器(Damper)的事吧。

圖16

圖16

這是拿掉了前擋板的制音器結構。琴鍵按下去以後,有個黑色的小方塊會把木片(Jack)頂起來;琴鍵鬆開以後,木片落下,也就把可以止住琴弦振動的小三角帶下去了。除了這種三角形的形狀,也有下面這種方形的。

圖17

圖17

雖然不常見,但偶爾也需要調整整個木片的長度,或者是處理毛氈上由於用得太久而壓出的印。如果制音器的止音效果不好,那就像一直踩著延音踏板似的。

還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早期鋼琴維護事項,類似於調整琴槌的擊弦角度、擊弦位置,琴鍵觸鍵的深度等很多方面。不過這些不需要經常調整,只有在琴用了很長時間以後,才會出現問題。除此之外,打磨、粘木頭之類的純木工活,偶爾也是需要的...... 

文章的最後,給大家看一個好玩的小工具吧!

圖 18 這是一個砝碼,而且是可以被拆開的砝碼。

圖 18 這是一個砝碼,而且是可以被拆開的砝碼。

圖 19

圖 19

砝碼上面的數字是重量,單位為克。

它是用來測量琴鍵重量的,即:最少需要多少克的重量能夠讓一個琴鍵下落並發出聲音。

圖 20

圖 20

從上圖中能看出,32g的那個砝碼已經足夠讓一個高音區的琴鍵落下了,這在現代鋼琴上是不可能的。早期鋼琴的琴鍵整體重量要比現代鋼琴輕很多,具體輕多少呢?讓我們來看看具體的數據。

圖 21

圖 21

原始資料來源: The Pianoforte in the Classical Era, by Michael Cole, 1998, Clarendon Press.Oxford

左邊橙色的框裡是不同的琴,相對應的有年代;右邊橙色方框裡則是Touch Weight Profile,即單個音的重量,三個數值分別對應的音為C-c1-c3,單位為克。最下面紫色的方框裡是一台1990年的Steinway作為現代鋼琴以對比。這些數字其實已經能相當直觀地反映出琴鍵重量變化了。彈鋼琴的人會知道,琴鍵重量對手感的影響有多大。哪怕同樣是現代鋼琴,「重」一點的琴和「輕」一點的琴,手感差別都太大。其實圖上還有很多別的數據,不僅僅只是最後一列琴鍵重量。其他的數據還包括琴鍵深度寬度、榔頭大小、甚至琴鍵「敏感度」等,不同年代的早期鋼琴之間,也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總體來說,除去早期鋼琴的聲音特點不談,光是鍵盤手感上的不同,對於當時音樂的理解、讀譜的理解,尤其是對於所謂「基本功」、「技術」的理解,就和現代鋼琴很不一樣了。並且,不能簡單地理解為琴鍵越輕好像就越容易彈,彷彿再也不用練基本功、練速度、練力度等...... 其實並不是這樣。在琴鍵本身很輕的狀態下,再想彈出不同的音量與音色,其實對手指的敏感度要求更高了。實際上,樂器與音樂的關係相當緊密,我們不在此討論哪種樂器更好,人各有所愛,但至少在有一點上是可以確定的:通過瞭解與曲目同年代的樂器,一定能夠加深對曲目的理解與感受。


【作者介紹】

汪月含 早期鋼琴和鋼琴演奏家。

早期鋼琴演奏者的一天_福爾摩沙巴洛克古樂團部落格

汪月含是中國少有的同時研究並且演奏鋼琴和早期鋼琴的青年演奏家。自幼學習鋼琴的她,近年來,一直致力於歷史鍵盤樂器的演奏和歷史演奏法研究,並於2015年獲得美國Indiana University音樂學院授予的特殊榮譽”Performer’s Certificate in Fortepiano Performance”。留學歸國後的汪月含,不僅以獨奏者和室內樂演奏者的身份活躍在舞台上,還在全國各地進行早期鋼琴的講座。她畢業於美國Indiana University的音樂學院,獲得鋼琴演奏和早期鍵盤樂器演奏雙專業碩士學位和演奏家文憑,師從法國鋼琴家教育家Jean-Louis Haguenauer、美國早期鍵盤音樂演奏家Elisabeth Wright。在國內學習期間,汪月含跟隨鋼琴家盛原、教育家王健學習鋼琴多年。


 
Formosa Baro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