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廳的音響設計跟古樂的關係!

 

專訪

永田音響設計已創立40年餘,設計了日本國內外不計其數的音樂廳。現今仍相當活躍於音響設計界的永田先生今年89歲。透過此次專訪讓我們了解他對於國內各式各樣的音樂廳的寶貴意見。

 

採訪者:赤塚健太郎;受訪者:永田穗 ; 中文譯:編輯部 
2014年2月27日 中野區 永田宅


ㄧ場好的音樂會,除了演奏者的技巧與其恰當的詮釋外,還有個常被大眾所忽略的一個重要因素:“音響”。

也許大家很難去理解這其中的關係,但希望借由這篇短短的世界建築音響學會享有「不敗將」美譽的永田穗(Minoru Nagata)訪談中,從中窺探其基本的音響設計理念與古樂之關係。

永田先生ㄧ生設計無數大大小小的音樂廳,其中包括擔任「新國立劇場」的音響設計、上野文化會館,還有三得利音樂大廳(Santori Hall)的建築音響都是由他負責。

此次很難得能夠採訪以先驅者身分活躍於音響設計界的永田穗先生。1925年出生的永田先生長年於NHK(日本放送協會)技術研究所研究建築的音響學,之後獨立,於1974年設立了「永田音響設計」。隨後經常參與國內外各式各樣音樂廳的音響設計,其中也包括跟古樂的音樂家及古樂的聽眾息息相關的音樂廳,是日本古樂界推廣發展歷程中舉足輕重的人物。接下來的採訪中我們將能了解「永田音響設計」所主導設計的音樂廳有何令人驚艷之處。


我們所熟悉的音樂廳

赤塚(以下稱赤):永田先生經手過各式各樣音樂廳的音響設計,其中似乎也包含了許多對於古樂愛好者來說相當熟悉的音樂廳。
永田(以下稱永):沒錯。在古樂剛復興時,雖然只佔了古典音樂全體中的一小部分,但現在以古樂為專門的人相對來說增加了許多。
赤:是的。我想優秀音樂廳的存在是現今古樂發展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本雜誌經常採訪海外的音樂家們,他們相當讚賞日本國內的音樂廳。當初原以為他們只是在說客套話,但實際上漸漸注意到優秀的音樂廳確實很多,而且這些音樂廳大多與這個領域的先鋒者「永田音響設計」息息相關。舉例來說,新的石橋紀念音樂廳的音響設計就是由您負責的。

上野學園 石橋紀念音樂廳(舊廳)(石橋ノモリアルホール)(旧ホール)
 所在地:東京都台東區
 完成年:1974年(2007年閉館) 座位數:622席

上野學園 石橋紀念音樂廳(新廳)(石橋ノモリリアルホール)(新ホール)
 所在地:東京都台東區
 完成年:2010年 座位數:508席

上野學園 石橋紀念音樂廳(新廳)

上野學園 石橋紀念音樂廳(新廳)

 

永:是的。重建以前的舊廳也是由我負責的。當年我仍在NHK技術研究所工作,1971年辭職後的隔年,接受了石橋紀念音樂廳的音響設計的邀請。新舊兩個音樂廳都能夠由我經手來設計真的是相當榮幸的事。

赤:對於音響學我雖然是個門外漢,但拜訪新的音樂廳時有種與舊的音樂廳似曾相似的印象。
永:那是因為上野學園(石橋紀念音樂廳的所屬學校)方面希望新的音樂廳能夠沿襲舊音樂廳的音響效果。所以與舞台相關的硬體設計幾乎是和舊廳一樣的形式。殘響等等的音響設計也繼承了舊廳的效果。不過除此之外,新的音樂廳還是有許多我下功夫的地方。比方說,新的音樂廳有包廂專用的新設樓層,所以也有與舊廳大相逕庭的地方。
赤:舊石橋紀念音樂廳自1974年開館以來就是古樂界重要的音樂家們經常開演奏會的地方,從日本的古樂發展史來看是相當重要的一個音樂廳。而新的石橋紀念音樂廳現在也已被我們所熟悉。「東京大鍵琴音樂節」便是以新的石橋紀念音樂廳為會場,從2011年開始到去年已經舉辦到了第三屆。除此之外,凸版音樂廳也是由您擔任設計的對吧?


凸版音樂廳(トッバンホール)
 所在地:東京都文京區
 完成年:2000年 座位數:408席

 

永:是的沒錯。我也經常去那裡聽音樂會。
赤:這個音樂廳乍看之下很寬廣,但聽覺效果反而是很緊密的。

永:那裡的天花板有設計得比較低。豎琴之類的演奏者似乎對此音響很滿意的樣子。相反的,天花板設計得比較高的音樂廳是紀尾井音樂廳。那裡的音響設計對於中等規模的管弦樂團來說是恰如其分的空間。對我個人來說,在凸版音樂廳呈現的音,是緊密且每一粒都集中在一起的感覺。

 

紀尾井音樂廳(紀尾井ホール)
 所在地:東京都千代田區
 完成年:1995年 座位數:800席

 

赤:剛才提及的豎琴,琴弦的聲響可遍及各個角落是嗎?

永:也許可以。不過就我個人的喜好來說,鋼琴的話,感覺聲響似乎有些過大。聆聽由鋼琴伴奏的聲樂曲時,很可惜的會出現嗡嗡的聲響,有可能是鋼琴的聲響過大所造成的。像是舒伯特的音樂,總是希望可以聽到更靜謐的聲響。

赤:原來如此。雖然沒有在凸版音樂廳聽過鋼琴的演奏,但是關於大鍵琴的聲響我則是覺得滿適度的。
永:確實對大鍵琴來說可能比較適合。我認為適切的音量對於音樂本身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事。


音響設計之路

赤:究竟是甚麼緣故讓您踏上音響設計這條路呢。
永:剛進入NHK技術研究所的時候是1949年的事情。那還是個剛經歷過戰爭滿目瘡痍的時代。還留有被派任到長野廣播局的時候帶著配給米一起赴任的記憶,而在那邊的宿舍只有乾柿子可以吃。當時NHK的音響技術還不是很成熟,比方說,早上起床時的廣播是以電波來發送,但由於是短波所以頻道很容易偏離周波數。聽廣播的人還經常打電話來說:「頻道又偏離了聽不清楚了喔。」總之當時不管做甚麼事情都覺得很新鮮。終於NHK也急速的成長,電視開始發展了之後,NHK的重心也就從廣播轉移到的電視事業上面。

赤:永田先生本身是從那之後長年就職於NHK技術研究所的音響研究部門的嗎?

永:是的。音響研究部門開始發展是在1951年左右的時候。外聘了新的老師,也確立了音響研究的體制。接下來,隨著音響機器部門、音響效果等部門的設置,我所屬的建築音響部門也成立了。那是個除了大學以外沒有其他單位在研究音響的年代。

赤:在那裡也開始著手音樂廳的音響設計了對吧?
永:最初的工作是舊的NHK音樂廳的音響設計。
赤:「舊的」不是指涉谷的那個?
永:是內幸町的那個。1955年完成的,有接近600個座位的規模。曾經從那裡以廣播的方式直播過古典音樂。收音機對於當時古典音樂的普及是功不可沒的。除此之外我在NHK技術研究所任職時的工作還有像是在上野的東京文化會館音樂廳的設計。

赤:那裡有大廳和小廳。

永:兩個都是NHK技術研究所負責設計的。當初的小廳曾是國際會議場喔,正中央是會議舉行的座位,周圍也設置了旁聽席。啟用後不久就改建成音樂用的小廳,也因此讓那個地方得以真正發揮。

赤:在經歷了這些在NHK技術研究所的工作後,於1974年設立了「永田音響設計」(1971年創立,當初為永田穗建築音響設計事務所,1993年改稱)的契機是甚麼呢?

永:原因有很多,最大的契機是對於NHK內外事務的身不由己漸漸覺得厭煩。比方說每年都有建築音響以外的部門來詢問能否協助其他的工作等等;受到NHK員工罷工的影響在北海道札幌的工作也不得不中斷等等;或者是徹夜的合約談判等等。一邊經歷著這些事情一邊考慮了三到四年,最後決定辭去NHK技術研究所的工作。

赤:在那個時間點,日本已經有自己開設事務所獨立作業的音響設計師了嗎?

永:沒有吧。不過有在大學裡研究的人就是了。
赤:世界上呢?
永:聽說在美國和德國似乎有的樣子。只不過可以讓研究成果付諸實踐的場所在當時是很稀少的。比較起來當時在日本反而是各式各樣的音樂廳相繼落成的時代。

赤:所以關於實地的施工等等,沒有任何先例可以模仿對吧?
永:沒有錯。當初可是下了很多功夫和苦心喔!


音響設計之難處

赤:建造音樂廳時,哪個階段是關鍵呢?

永:開始的溝通階段是最重要的。比方說剛才提到的東京文化會館,當時在正式決定負責設計的事務所之前,東京都政府和NHK的技術研究所已經有契約存在。如果當時東京都政府在和我們簽約之前就先和設計事務所簽約的話,我們就不能夠依照自己的意願設計,而必須照著設計事務所的設計方針來進行工作。

赤:原來如此。在一開始設計之前,建築上的條件,預算的條件,還有需要怎樣的視覺條件等等,都必須在最開始的合約裡溝通好,否則無法進行接下來的步驟對吧?

永:正是如此。若是設計事務所的立場很強硬情況下,他們會特別重視設計面,而不是由我們NHK技術研究所負責的工程面。還有就是,不是新建的音樂廳的情況,而是改建音樂廳的情況,通常這種情況下設計圖已經無法做大幅的修改,也限制了很多設計上的自由。

赤:此次採訪前有先拜訪了「永田音響設計」的官方網站,除了音樂廳之外,您們也有負責各式各樣的音響設計,像是最高法院、東京都廳舍,以及學校的禮堂或是教會等等。

永:教會的部分,最初負責設計的是靈南坂教會。

 

靈南坂教會
 所在地:東京都港區
 完成年:1985年 座位數:322席

 

赤:那是個常常舉行管風琴演奏會的教會對吧?在這麼多種類的設計工作中,音樂廳的設計還是最困難的吧?

永:如果委託方沒有很明確地告訴我們設計的大方向,那就很會很困難。像三得利廳(Suntory Hall)的情況就相當明確,當時是依照三得利總裁希望的Vineyard style來做設計的。不過像是多功能取向的廳,在設計上就相對顯得困難許多。

 

三得利廳(Suntory Hall)
 所在地:東京都港區
 完成年:1986年 座位數:2006席(大廳)

 

赤:多功能廳就是希望可以在各種場合都能夠運用,但單獨的目的性也就被縮減了對吧?

永:沒有錯。當音樂廳用的情況就是古典音樂或者是歌曲的演唱會,但說到底除了音樂以外的功能也必須被考慮進去,所以專門以音樂作為取向的功能就少了很多。


活用音樂廳

赤:音樂廳的聲響在建造後經年累月也會改變對吧?像卡薩爾斯廳這樣在管風琴建造後聲響改變的例子也有時有耳聞。

 

卡薩爾斯廳(カザルスホール)
 所在地:東京都千代田區
 完成年:1987年(2010年閉館) 座位數:511席

卡薩爾斯廳

卡薩爾斯廳

永:不過那當初就是以能夠放管風琴作為基礎建造的喔!不知道管風琴現在變得怎樣了?

赤:建築物還是保持著原樣。現在擁有卡薩爾斯廳的日本大學在2010年3月底終止對外出借後,還不知道接下來要如何處置。很可惜就這樣子閉館了。

編輯部:去年秋天,由於太過懷念而想去看看,守衛還是一樣每天守著入口處,管風琴聽說也還是在裡面保持著原樣。

赤:那裡曾是個評價相當高的音樂廳,也有相當出色的管風琴,真的是很可惜啊。尤其是站在音響設計者的立場,更顯得可惜對吧?

永:沒有錯。那可是得到卡薩爾斯夫人的許可使用卡薩爾斯的名稱所建造的音樂廳,就這樣放置著,音樂廳也會感到寂寞吧。

赤:隨著時間的流逝,它就會漸漸被人們所遺忘吧!

永:一定是這樣的。不過,仍然還有持續奮鬥著的小音樂廳存在著喔!像是我所負責音響設計的藤澤天琴座音樂廳。自1990年開館以來都是舉辦著以演奏鋼琴為主的音樂會。

 

藤澤天琴座音樂廳(藤沢リラホール)
 所在地:神奈川縣藤澤市
 完成年:1990年 座位數:200席

 

永:我也參與協助設計了栃木縣的西方音樂館。活用了當地的木造酒藏倉庫,名為「樹間灑落陽光廳」和「馬醉木酒藏廳」的兩個小廳也都還在努力的經營當中。其中「馬醉木酒藏廳」裡也有管風琴。只不過地點有些偏僻,不利於招攬聽眾。

西方音樂館

西方音樂館

西方音樂館
 所在地:栃木縣栃木市
 完成年:2012年
 座位數:
 70席 樹間灑落陽光廳(木洩れ陽ホール)
 30席 馬醉木酒藏廳(馬酔木の蔵)

 

永:還有位於輕井澤的賽西莉亞別莊音樂堂。是應管風琴家和田純子的要求所建造的小音樂廳。由於輕井澤當地有10公尺的建築限高,所以為了保持音樂廳的挑高還特地往地底下挖。在那個小廳裡有座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樣式的管風琴。

 

輕井澤的賽西莉亞別莊音樂堂(軽井沢ヴイラセシリアホール)
 所在地:長野縣輕井澤町
 完成年:2007年 座位數:50席

輕井澤的賽西莉亞別莊音樂堂

輕井澤的賽西莉亞別莊音樂堂

輕井澤的賽西莉亞別莊音樂堂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樣式的管風琴。

輕井澤的賽西莉亞別莊音樂堂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樣式的管風琴。

永:時常舉辦古樂的演奏會的安曇野音樂廳,在建造好後我也經常前往。被豐富的自然所包圍的小空間有著非常好的聲響效果。

 

安曇野音樂廳(あづみ野コンサートホール)
 所在地:長野縣安曇野市
 完成年:2000年 座位數:100席

安曇野音樂廳

安曇野音樂廳

永:其他也有各式各樣的小音樂廳座落在日本各地,雖然對於招攬聽眾相當辛苦,但還是希望它們能夠持續努力下去。

赤:聽說您也經常前往聆賞古樂的音樂會。

永:試著聽了和巴赫同時代的義大利音樂之後,和原來的印象截然不同呢!真的是讓我相當吃驚。讓人感到大方不受拘束,相當奔放的氛圍(笑)。對於古樂器也是,感受到從沒體驗過的魅力,深感興趣。只不過適合古樂的場所是很困難的,因為殘響不夠或是太多都是會影響的。

赤:如果把音樂廳也算一種樂器,嘗試著復原「古樂器(古代音樂廳)」是相當困難的吧?

永:是啊!因為那個時代的音樂並沒有商業化,也不需要招攬大量聽眾。

赤:不過日本的環境又跟西方不太一樣。

永:日本擁有自己獨特的聲響。比方說木造建築的聲響。以前學校的校舍都是木造建築物,雖然低音域的聲響較微弱,但中音域到高音域的聲響卻是相當漂亮的。

赤:有在您的設計裡活用過木造建築嗎?

永:木造的情況由於需要耐燃處理的防火災技術,成本相對來說會提高許多。

赤:原來如此。不管是木造的空間還是各式各樣大小的音樂廳,難得能夠擁有這麼多音響效果優秀場所的日本,期望它們能夠被有效的被活用。

2014年2月27日 中野區 永田宅


永田 穗(Nagata Minoru)

永田穗永田音響設計創辦人

永田穗永田音響設計創辦人

永田音響設計董事特別顧問。上野學園大學音樂研究中心名譽中心長。1995年第18屆日本音響學會功績賞、2000年第11屆新日鐵音樂賞特別賞得主。經手多數日本音樂廳的音響設計。著有『寧靜良音良響』、『建築的音響設計』等書。

 
Formosa Baroque